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 > 正文
行业

又闻嘹亮鸟鸣声 算黄算割的故事

来源:西安文化网 党炜 2018-05-10 17:44:28 我要评论( )

清晨,还在睡梦的时候,一声悦耳的鸟鸣,划破夜空,惊醒了沉睡的我。“算黄算割”,那声音,是那样的清脆;那声音,是那样的熟悉;那声音,是那样的悲壮。

  清晨,还在睡梦的时候,一声悦耳的鸟鸣,划破夜空,惊醒了沉睡的我。“算黄算割”,那声音,是那样的清脆;那声音,是那样的熟悉;那声音,是那样的悲壮。“算黄算割”,声声清脆、字字逼真,瞬间没有了睡意。斜视窗外,天还没有透亮,想想时间,还不到五月中旬,就听到了这久违的鸟鸣,也许,在外工作久了,接触庄稼少了,已经忘了农忙的节气,听到这样逼真的声音,还是那样的亲切,唤醒了我的乡愁……
  
  依稀记得,童年,麦收的时节,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被父母叫醒,穿好衣服,和姐妹一起出门,提着担笼,跟在父亲拉的架子车后,来到麦田里,父亲借助明亮的月光,用杈将前日收割好的小麦扎捆向架子车上投去,母亲在上边有规则摆放,父亲拉着车子,停下时杈着捆好的麦秆,我们拖着疲惫的双眼,在后边拾捡着散落的麦穗,当看到父母用架子车给麦场送去满车货物,再次返回麦地时,太阳才从东方露出红彤彤的笑脸,看看麦地里辛苦卖命劳作的父亲,劝他歇歇,他只是哦了一声答应却未曾停下来歇息,还在督促妈妈说赶紧趁太阳未出来,麦秆上的露水未干,赶紧装好拉到场里去,时间不敢耽搁。就这样,父亲和母亲把一亩多地成熟的麦子用架子车来回辗转运送到了碾麦场;本想就该歇歇了,可是父母又忙了起来,要把拉回的麦子摊场晾晒,既担心慢了太阳出来将碾麦场面晒干有裂缝,收获的麦粒散落其中,又发愁太阳出来后凉晒麦穗及秸秆的露水时间短,影响在中午碾场时,将麦穗里的麦粒在暴晒和石头搂轴的碾压下,颗粒全部挤出,让庄稼人辛苦一季,得到满满的收获,
  
  歇息期间,年幼的我们还在抱怨睡得晚,起得早的时候,母亲给我们讲起了夏季收麦,为什么被称为龙口夺食。麦熟一晌,蚕老一时。麦子成熟了,要算黄算割。太阳越晒,人们越要下地割麦,晒干的麦秆脆,镰刀割起来省力,宁愿太阳毒辣辣,头顶烈日也要把麦割;拉麦时要趁清晨拉,麦秆有露水,转运过程麦穗不易碰掉,尽可能减少麦穗运输中途震动、檫挂抖落;农忙时节就是要抢时间,人类和大自然抢时间,趁好天气,快割快收快晒快入仓。与时间赛跑,所以三夏农忙时节被一代又一代的庄稼人誉为龙口夺食。
  
  想想,惊醒我的鸟儿,那里麦子黄了,这种鸟就飞翔到哪里,用清脆的声音告诉人们:“麦子黄了、收麦子啦!算黄算割、算黄算割”。它动听的嗓音如似鹩哥给人们喊出“算黄算割”那逼真的号令,一代一代的庄稼人也未曾见到它的模样,只是清晨的睡梦里或耀眼的阳光下劳作时听到它那清脆的鸟鸣,惟恐人们耽误收获时机而不分昼夜的鸣笛,当劳作的人民举头遥望时已不知它又翱翔到何处给人们“报喜”去了。
  
  童年,有我难以忘怀的故事,童年,让我就铭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今后,我更坚信“算黄算割”依旧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永远跟夏收中汗流浃背的父老乡亲心心相连!
 
\

  党炜,男、43岁、大学文化程度,陕西西安人,自幼酷爱文学、热心公益事业,拥有强烈的家族情怀,工作之余,善于用己之长、将美好瞬间用镜头定格,用情采写所见所闻,经常参与活动报道,积极撰写通讯报道,先后多次荣获《阳光报》摄影奖、《三秦都市报》优秀通讯员称号、为弘扬社会正能量,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1.西安文化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西安文化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西安文化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西安文化网或将追究责任。

网友点评
行业频道 本月排行

又闻嘹亮鸟鸣声 算黄算割的故事

  • 清晨,还在睡梦的时候,一声悦耳的鸟鸣,划破夜空,惊醒了沉睡的我。“算黄算割”,那声音,是那样的清脆;那声音,是那样的熟悉;那声音,是那样的悲壮。

人物特辑:白山稳的2016“故事年”

  • 白山稳个人简介:陕西省行政学院教授,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历任:中国金融创新发展理事会专家委员会专家;西安交通大学特聘创业导师。

《翰墨薪传书法培训中心》被授权为第三届全国硬笔书法网...

  • 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授权《翰墨薪传书法培训中心》为第三届全国书法、硬笔书法网络大赛分赛区。

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2017年大事记

  • 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2017年大事记

至尚软装张俊鲜:服务有痕,致敬岁月

  • “超值服务于客户的心愿”。至尚软装创始人张俊鲜心里默念完这句话已是凌晨两点,热闹的西安市区静然小鼾,只有红绿灯闪着大眼睛,一个一个的过就是了。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