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说 > 正文
评说

重塑大唐长安的辉煌 最重要的是再塑文化自信

来源:西安文化网 澄心 2018-06-21 15:18:55 我要评论( )

对照历史,对照责任,对照今天的大西安在中国乃至世界上所要扮演的角色和地位,无不决定了今天的大西安,重塑大唐长安的辉煌和影响,是世界赋予这座古城的时代责任。

\

  1400年前。
  
  公元618年,大唐武德元年五月,李渊黄袍加身,面南称孤。那一刻,太极宫在他的眼前恢弘铺展,金銮殿的红毯光胜朝阳。他笑了,笑着迈出人生最豪迈的脚步。一年前,当他挥师南下一路势如破竹直取长安时,他不会想到,一个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最辉煌王朝,会在这里诞生。
  
  8年之后,当他的儿子、大唐的第二位皇帝李世民,踌躇满志地走过玄武门,一切的腥风血雨都已淡去,唐太宗也笑了。他的眼前,已经勾画出一个盛世长安,一个泱泱大唐。
  
  从李渊父子开国起,唐朝共享国289年,不算最长寿,但却打造了无可争议的属于中华民族的大唐盛世,创造了无可争议的属于人类历史的文化与文明奇迹。作为国之依托的都城长安,在政治、文化、经济、格局、影响等多个维度,全方位体现了大唐之大,长安之盛。
  
  1400年后。
  
  今天,我们站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节点上,站在建设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的时代快车上,再来重温大唐盛世长安辉煌,无疑会给今天的大西安建设发展带来很多启迪。对照历史,对照责任,对照今天的大西安在中国乃至世界上所要扮演的角色和地位,无不决定了今天的大西安,重塑大唐长安的辉煌和影响,是世界赋予这座古城的时代责任。
  
  对外来文化兼收并蓄、为我所用的胸襟与气度,是唐朝有别于其他朝代的高明之处。正如鲁迅所说:“那时我们的祖先们,对于自己的文化抱有极坚强的把握,决不轻易动摇他们的自信力;同时对于别系的文化抱有恢廓的胸襟与极精严的抉择,决不轻易地崇拜或轻易地唾弃”;“凡取用外来事物的时候,就如将彼俘来一样,自由驱使,决不介怀。”
  
  一
  
  承前之风与启后之势
  
  唐从何来?
  
  常规的观念,唐从隋来。
  
  研史的人说,唐从关陇贵族来。
  
  都对,但也不尽对。
  
  历史选择了李唐,历史又一次选择了长安,是李渊父子的机缘,却也是历史的必然。
  
  魏晋之后,结束南北朝分裂乱世重新一统中国的,是隋,并不是唐。
  
  但是,一统了中国的隋朝,却不知道下来该怎么玩。隋朝的第二个皇帝也即亡国之君杨广,能力和水平绝非史书上说的那么不堪,但是,他的聪明用错了地方,或者说,他没有摸准时代的脉搏。
  
  于是,刚刚统一起来的国家,转眼又变成了乱世,好端端一个长安不好好经营,却去一次次地下什么扬州征什么高句丽。
  
  于是,杨广的表兄李渊以及一帮子表侄们,看到了机会,得到了机会,也珍惜了机会。
  
  尤其是皇位很快便传到了非常规手段上位的李世民手上时,这个戎马出身又浴血上位的年轻皇帝,第一件做的事,便是息武、尚文。
  
  都说唐朝是文化的盛世,但却甚少有人知道,大唐新文化运动的首倡者,就是这位唐太宗。
  
  有关李世民是如何引发大唐的新文化运动的,我们稍后再讲。这里,重点说一说李世民为大唐的发展,摸出的是怎样的脉搏,定下了怎样的调子。
  
  总结起来,二十个字——
  
  息武不惧武,
  
  尚文不独文,
  
  包容不纵容,
  
  自信不自负。
  
  以这二十个字为指南,我们不妨把大唐与其身前身后的王朝做一个对比,就会发现,它的时代脉搏摸得尤其准。摸得准的原因,不但在于承前,更在于启后。而且,它不但承前启后,而且超越前朝,盛于后朝。
  
  唐之前的两个强盛王朝秦和汉,皆强于武功而稍逊于文采,尤其是大汉所奉行的“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打得匈奴怕了却不是服了。唐也和周边的游牧民族作战,但唐是恩威并施,内外兼修。大唐是中国封建王朝中唯一一个不修长城的,却用内外文治武功的双重强大,折服了包括众多对手在内的所有人,让他们真正地对大唐心悦诚服,对长安常怀向往。
  
  一个在长安为质的异邦王子,当人质期满回到自己的疆域却念念难忘长安之好,于是给唐玄宗写信,请求大唐允许自己住在长安做一个小老百姓,哪怕继续当人质都行。这,便是一个真正强盛的王朝,一个真正繁荣的城市,自然而然的吸引力。
  
  相比之前的秦汉以及之后的元朝,大唐强在文治修行。相比之后的宋,大唐又强在了息武不惧武,尚文不独文。
  
  宋朝因为宋太祖陈桥兵变上位的原因,历代的皇帝都怕武将会依样学样搞复制粘贴,杯酒释兵权是解决了这样的后顾之忧,尊崇礼遇士大夫知识分子是带来了文艺繁荣,但从北宋建国到南宋灭国,“武功太软”一直贯穿始终宋的始终,备受游牧民族侵扰欺凌的外患也一直没法解决。游牧民族你方唱罢我登场,堂堂大宋总是小绵羊,最终也还是没逃脱亡国在游牧民族之手。
  
  而大唐则不同,即便到了唐末,威胁皇权通知的,也是内忧而非外患。
  
  大唐之大,大唐之强,强在从我做起的自强,以及自强带来的自信。
  
  作为大唐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的国都长安,也以其恢弘的发展之势,体现着那二十个字。
  
  今天,中国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国家发出一带一路的倡议,从大唐辉煌历史走来的西安,作为丝路桥头堡的西安,已经被赋予新的时代与历史相结合的伟大使命——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
  
  这,就是当下西安所要把握的时代脉搏。
  
  这,便已经告诉我们,一个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华民族,不但要有政治中心经济中心,还要有一个可以代表中华文明的文化中心。这个文化中心,无疑便是西安。
  
  这,也已经告诉我们,今天的大西安,发展方向在那里。为了这个方向,我们应该重点做什么。
  
  二
  
  文艺繁荣与文化自信
  
  我们应该重点做什么?
  
  仍然可以穿越1400年的历史,回到大唐寻找答案。
  
  前文说过,唐太宗李世民在给大唐和长安的发展定调子时,以身作则,首倡了大唐的新文化运动。现在,不妨来聊聊这位伟大皇帝和唐诗的故事。
  
  公元619年,大唐武德二年十一月,山西龙门关外,北风凛冽,河水冰封。一个年轻的将军,正带着一支军队行走在寒风中。他就是当时还是秦王的李世民。大唐初立,国威尚弱,总有些不自量力的小军阀不肯臣服,还不时骚扰。李世民正是奉命讨伐来犯的宋金刚和刘武周。
  
  意气风发的将军,雄壮开阔的景色,在那一刻便碰撞出了诗意的火花,于是,一首《饮马长城窟行》应运而生。
  
  这首诗是不是李世民的诗歌处女作不好考证,但无疑,诗作初成之后,李世民还是比较满意的。可是,后来,他打完仗,班师回朝,再拿出这首诗,越看越觉得不满意,总觉得没有跳出魏晋南北朝诗歌的条条框框。秦王对自己说,我大唐是要开创盛世的,盛世的文化怎么也要比乱世比前朝上一个台阶。想让大唐文化上台阶的李世民,明白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所以,他大手一招,一个以他为领军人的文学俱乐部,诞生了。俱乐部的名字很平实,就叫“文学馆”。
  
  文学馆马上聚集了一批大名鼎鼎的人物,房玄龄、杜如晦、虞世南、许敬宗……
  
  李世民在开馆致辞时特别强调了建馆宗旨——
  
  海纳百川、唯才是举。
  
  李世民亲自定了文艺创作的总路线:予追踪百王之末,驰心千载之下,慷慨怀古,想彼哲人,庶以尧舜之风,荡秦汉之弊;用咸英之曲,变烂熳之音。简而言之——去除靡靡之音。
  
  他还提出了文风改革总目标:“去兹郑卫声,雅音方可悦”——要告别那些浮艳的东西,让真正典雅庄严的文艺发扬光大。
  
  但是,年轻时候的李世民,毕竟把更多精力用在了打仗,早唐时的文人们也多把精力搞了经济建设。李世民虽然在登基之后进一步把文学馆发扬光大,赋予其更高的地位和更大的创作空间,早唐的文化繁荣,并没有形成气候。
  
  可是,种子已经萌芽,希望已经迸发,大唐的文艺辉煌,还会远吗?
  
  王勃在滕王阁看着落霞说,不远。
  
  王之涣在鹳雀楼对着黄河说,不远。
  
  王维弹着琵琶唱着郁轮袍说,不远。
  
  李白骑着白马挎着宝剑说,不远。
  
  ……
  
  一个以武功著称的皇帝所倡导的文艺繁荣,从此一路发展,贯穿全唐。
  
  与文艺复兴对应的,是文化自信。
  
  大唐的文化自信来自哪里?
  
  来自国运昌盛带来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来自驼铃丝路带来的多元接纳融合发展。
  
  来自不断进取带来的自我突破锐意创新。
  
  大唐的文明开放程度,是历代王朝所望尘莫及的。中外文化的交流不但带来新的文化种子,更对唐诗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那时,长安的庭院深深里,街头的酒肆茶铺里,这边,是才子佳人们的斗酒诗会,那边,是头巾面纱的异域歌舞,斗到兴处,跳到酣处,这边那边合二为一,当场就实现了中外融合。
  
  有没有发现,这场景,就像今天大西安的大唐不夜城?
  
  今天的大西安,承载着建设历史文化名城的使命,文化建设发展,文化自信重塑,必然是其重中之重环节。
  
  今天的大西安,也正在这个重中之重环节,走出了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融合发展的特色发展道路。
  
  从“”西安年·最中国”到“春满中国·醉西安”再到“夏爽中国·嗨西安”,传统文化贯穿始终,多元文化交相辉映,科技文明熠熠生辉,创新理念不断融汇。
  
  一个文化之城,已然初具雏形、振翅而翔。
  
   大西安的文化自信,不仅来自于历史文化的积淀传承与创新发展,更来自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蓬勃生机,来自于实现中国梦的光明前景,来自于建设历史文化名城的时代使命。多重自信叠加,又何愁奏不出媲美盛唐的恢弘乐章?
  
  今天的大西安,不但要打造属于自身的文化发展和文化自信,更要主动担当起促发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使命和责任。文化自信,正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对自身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和积极践行,并对其持久生命力的坚定信心。
  
  三
  
  疆域之大与有容乃大
  
  历史上被赋予大的王朝,不少。几乎每一个王朝,在前面都可以加一个“大”字。
  
  每一个“大”,都可以有不同的历史解读。但唯有大唐之“大”,具有最丰富最深刻的内涵。
  
  大唐之大,在于疆域国土之大辽阔。
  
  唐朝极盛版图为唐高宗龙朔年间,其最大范围南至罗伏州(越南河静)、北括玄阙州(俄罗斯安加拉河流域)、西及安息州(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东临哥勿州(吉林通化)的辽阔疆域,国土面积达1300万平方公里 。
  
  唐朝是版图最大,亦是唯一未修建长城的大一统中原王朝。自攻灭东突厥、薛延陀后,大唐天子被四夷各族尊为天可汗。
  
  大唐之大,在于经济文化之大繁荣。
  
  唐朝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的顶峰,在各个领域都达到空前的高度。
  
  攀上中国古代封建史最高峰的大唐,GDP达到世界经济总量的58%,也就是说,世界经济的一大半都在大唐。
  
  再来看看当时其他国家水平就知道唐朝的强大。
  
  第二名东罗马帝国占世界GDP比重9% ;第三名阿拉伯帝国(大食)占世界GDP比重7% ;第四名古印度(天竺)占世界GDP比重7%。
  
  大唐可谓一家独大。
  
  财富的聚集地,自然成为文化的向心地。千年丝路,在大唐年间,日夜都回荡着驼铃声声。丝绸、玉帛、瓷器、桑蚕、香料……通过驼队运转,浩浩荡荡的贸易不仅为唐长安打开了通往世界的商路,也促成了沿线各国的经济大繁荣,同时也把唐文化传播到了国外。
  
  大唐之大,在于创造创新之大辉煌。
  
  大唐帝国通过对国家制度的变革与调整完善,确立起一个具有自我调节、自我完善与自我修复功能的行政制度和运作机制,这为大唐帝国时期的开拓和进步带来了新的气象。因此,改革创新精神在唐代相当突出,推动了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发展,大唐,自然而然活力四射。
  
  大唐,还是是一个崇尚科技与匠心的时代。经济繁荣、文化包容为科学与技术的发展也提供了有利条件,因此在科技领域内也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这一点从文物和遗址中便能得到彰显。适逢端午挂香包时节,说起香包就不能不提唐代的硬科技香包——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十八件国宝之一,葡萄花鸟纹银香囊。这个香囊的奇特之处,在于其巧妙利用重力学,无论外壁球体怎样转动,香盂总能保持平衡,里面的香料不会洒落。而这一原理在近代才被欧美广泛应用于航空、航海领域。
  
  大唐之大,在于有容乃大的大气度。
  
  大唐时代,是一个兼容并包的时代。
  
  1400年前的唐长安城,不但是大唐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而且堪称丝路世界的三大中心,长安以此引以为荣、引以为傲,但却没有因此自大、自闭、自以为是。
  
  长安城中的外国商人、使者、留学生、留学僧等总数不下3万人。当时来长安与唐通使的国家、地区多达300个。
  
  老外不但可以长住长安,很多人还成为当朝大员,有的甚至官拜宰相。据统计,在唐朝做官的外国人多达3000人。
  
  大唐的包容,不但体现在对外来者的接纳个包容,也体现在对民众和舆论的包容与理解。
  
  众所周知,杜甫在世时日子过得苦哈哈,写了很多苦哈哈的诗,其中还有不少是针砭时弊讽刺朝政的,《丽人行》更是直指杨玉环的娘家姐妹,有人便到唐玄宗前去打杜甫的小报告。李隆基微微一笑,只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众所周知,白居易是个愤青,一直从愤青成长为愤中,后来甚至拿唐明皇和杨贵妃的事做“娱乐文章”,他越愤,官却越做越大。中间虽然有过几次贬谪,却都和发牢骚没有关系。
  
  海纳百川,自信从容,这里,怎么会不成为世界文明的汇聚点?
  
  回望大唐长安,是着眼于开放包容、交流互鉴,是致力于文化交流,传播华夏文明;回望大唐长安,是弘扬丝路精神,传播盛唐文化,是团结世界华人,推动大西安文化复兴;回望大唐长安,更是培育城市精神和发展新动能,助推大西安追赶超越。
  
  今天的大西安,融合西咸新区,面积增大,人口激增。但大西安的“大”不仅仅是地域面积上的大,也是城市承载力的增大,城市影响力和核心竞争力的增大。
  
  208年西安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全面提升城市综合承载力和辐射带动力,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推动大西安与“一带一路”沿线城市融合对接、合作发展,担负起国家中心城市的重要职责。到2019年,全面建成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这种大格局的大西安定位,让西安从城墙时代转换到八水时代。
  
  大西安的新时代,已然到来。
  
  新时代的大西安,敞开大门,欢迎八方来客。户籍新政、人才新政,吸引孔雀西北飞,创下人才落户的“西安速度”;不断提升营商环境,三大革命让城市面貌和精气神焕然一新,一年多来,京东阿里等巨头纷至沓来,SKP携上百家国际知名时尚品牌空降古都,要让古色古香之城,升级世界时尚之都。
  
  新时代的大西安,汲取大唐长安的改革精神、开放包容精神和民本思想,把西安的历史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深入挖掘西安丰厚的文化内涵,以改革创新全面推进国家中心城市、“一带一路”、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建设。
  
  新时代的大西安,机制创新,用人创新,不拘一格降人才。我们从大唐来,但我们永远不会局限在大唐的城墙圈。
  
  新时代的大西安,跳出城墙思维谋发展,站在秦岭之巅布大局。理念为先的思想观,知城实干的发展观,治吏从严的执政观,透明问政的舆论观,亲商重业的经济观,正引领着这座千年古城,焕发熠熠的新生。
  
  新时代的大西安,心怀中国梦,起航大都会。中国已经看见,世界已经看见,一个裹着浓浓历史风又透着翩翩时尚范的大西安,正款款而来。
  
  这样的一个大西安,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大西安?
  
  这样的一个大西安,那便是——
  
  秩序西安,
  
  人文西安,
  
  科技西安。
  
  文明西安。

1.西安文化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西安文化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西安文化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西安文化网或将追究责任。

网友点评
评说频道 本月排行

“长安画派”研究的瓶颈与新视野

  • “长安画派”在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对“长安画派”的研究应该从研究内容、研究方法等方面进行多维突破。对口述史方法的谨慎使用,或许会为“长安画...

看见另一个“长安画派”

  • “长安画派”,一个被誉为新中国初期“开辟新道路”(郁风言)的画派,一个被称为“时代觇标”(王宁宇言)的画派,一个历经沧桑仍响彻黄土高原的画派,在中国美术史上...

白文:最接地气的陕籍导演

  • 白文,陕西吴起县人,著名导演、大型舞台剧、歌舞剧、旅游实景剧、演出活动策划人、制作人,音乐人、萨克斯演奏家,央视“星光大道”评委。

肖云儒:“秦岭皇冠”是宁陕

  •  陕南从地域文化的角度,不构成中国文化主要板块,它是秦蜀、巴楚文化的过渡带,被李广田先生当年称为“圈外文化”。

创意无限:张艺谋

  • 这些年,张艺谋在众多艺术领域里奔走穿越,而且都是创新的大动作,特别是他导演的全新观念演出《对话·寓言2047》,甚至赢得了零差评的高度认可和赞誉。
关注